圆桌讨论:构建数字化物流领域新时代|2021未来城市科技峰会

编辑:admin 日期:2021-07-19 22:15:49 / 人气:

7月13日,36氪“未来城市科技峰会“在上海安莎国际会议中心开幕。本次峰会由36氪携手Urban Lab城越企业联盟以及仲量联行、太古地产、瑞安房地产、嘉民中国等联盟企业共同举办,旨在关注智慧城市下地产科技行业的创新与发展。
在本次峰会中,商业地产巨头、行业产学研专家、解决方案专家以及专注于TO B领域的投资人等角色围绕着商业地产数字化转型策略、城市发展中的技术创新、资本对智慧城市的投资观察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在峰会的圆桌讨论环节,嘉民中国华南区总经理向宇、快仓机器人CFO谢璇、联创永宣董事总经理宋宇、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汪涛与壹站CEO周永钢以“构建数字化物流领域新时代”为主题展开讨论,分享了他们对数字化物流领域的理解。
圆桌讨论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36氪整理编辑:
谢璇:很荣幸也很开心跟大家交流,我是快仓机器人CFO。快仓是一家成立于2014年的物流机器人公司,历经7年的发展,快仓从当时几个人的小公司成长为现在700多人的行业头部企业,始终致力于为四面墙内的物流提供解决方案。客户从最初的菜鸟、百世,到现在拥有遍布在20多个国家、50多个行业的700多家企业,服务的行业从电商、物流,到医药、鞋服、零售、汽车、电子、新能源等。
产品线从单一的潜伏式机器人,到现在有二十几款多品类的机器人。搬运形态包含货架搬运、料箱搬运、托盘搬运等,能够提供多品类的系统性解决方案。快仓将来希望成为AMR(自主移动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我们希望每一个仓库都能像智慧城市一样,在城市的每一条街道都能跑满智能物流机器人。
宋宇:大家上午好,我是联创永宣董事总经理,联创永宣于1999年成立,其实跟别家不同,联创永宣起步的时候是做上海市政府的创投平台,而现阶段我们往产业方走得更深。我们现在重点布局在两个产业,一是智能制造,二是芯片。
在做产业方面,除了通过正常的VC投资布局一些标的,同时还直接联合产业的经营方,控股了两家上市公司,智能制造方面的上市公司是哈工智能。对于布局物流地产,我们更多是从智能制造、机器人与数据结合的角度出发,快仓也是我们2018年布局的企业。
汪涛:大家上午好,我是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一村资本由华西集团发起设立,2015年8月份正式挂牌,战略股东有无锡国联、安徽交控、联储证券以及惠山母基金。
通过整合各方面产业资源,我们目前管理规模为200亿人民币,主要投资的领域是智能制造,TMT、大健康、半导体,分别投资了宁德时代,半导体领域我们投资了澜起科技,大健康领域我们投了麦瑞医疗,在TMT领域我们投了微盟。我们核心的理念就是产融结合,结合物流领域,我们和物流领域的巨头比如顺丰、德邦都有深入的交流和合作,以后有机会会和大家多多交流。
周永钢:大家上午好,我是壹站的周永钢,创业之前我在中外运服务了19年,是中外运的党委书记和常务副总。2008年我们跟嘉民基金一起,在上海的奉贤建了一个12.5万平米的仓库,直到今天还在很好地运作。壹站服务的客户是物流的经纪人,我们通过经纪人获客,由壹站完成订单履约的数字化交付平台,只要你有物流的订单都可以通过壹站得到我们的解决方案,得到我们的运力匹配,帮你从零起步,资源变现。
向宇:今天第一个议题,随着物流行业的快速发展,数字化和物流领域也共同涌现出了很多机会,想问各位嘉宾,你们目前所在的公司布局了哪些机会,针对物流科技生态情况,你们做了哪些提前的布局和投资?
周永钢:其实我觉得物流本身自带数据属性,因为这个行业每天都在产生大量的数据,而且我自己深信物流行业将来是全面的数字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看到过去大家比较关注的是一些财务数据,或者跟KPI相关的结果数据,今天我们更关注是关键节点,包括过程的数据,我们看到所有的数字化,物流行业的数字化都是由商流驱动,所有的甲方企业都在做数字化转型和升级,当他们成为数字化的工厂,就必然要求物流的服务商也要进行数字化转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被客户逼着,所有的东西都要依赖数据。
作为消费者,我看到今天有很多的国货新品牌,都是在线上跟物流发生交易,一提到物流会想到快递公司,而我们的企业物流和快递行业有很大的差异。这个市场非常分散,囊括80万家中小物流企业,服务这么多的制造商和企业,他们的业务跟快递公司有很大区别。快递公司是提供标准产品,第三方物流公司提供的定制化的服务;快递公司提供临时性的业务,第三方物流公司提供的是计划性的服务。
中小的物流企业想要完成数字化转型,其实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像京东这样的企业巨头可以独立发展自身的数字化能力,对于小公司来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把自己所有的资源和能力建设到中小企业没有办法做的地方,比如说我们的解决方案,在我们的平台上有超过150个解决方案专家,有行业的“KnowHow”,可以帮助沉淀需求。这个东西更多是强调上下游的协同。我们目前协同超过20家不同企业的系统,包括服务、运力网络、如何把运力去做数字化,所有的动作其实都是在帮助客户,无论是机构的经纪人还是个人,我们都能帮他们建立起数字化的能力。即便你是一个人,你依然可以服务世界500强和中国的国货新品牌,谢谢。
向宇:周总提到了链接,其实链接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汪涛: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需要厘清物流和大数据的关系。在信息时代,更重要的是有资金流、信息流、物流,现在资金流、信息流,这些几乎是瞬时,滞后是物流,终极目标是瞬移。
物流领域会不停地产生数据,本身由含量的数据作为基础要进行筛选和优化,最后反作用于整个的物流领域,降低成本与提升效率。物流领域和大数据是一个辩证相生、相互促进的关系,有了这个关系我们就可以理解对未来趋势的判断。物流和大数据未来是一个全方位融合的态势,不管是从数据刚开始的收集识别,还是后来的运营建设,都要依靠新的大数据的挖掘来提升,这是我的观点。
宋宇:我顺着汪总的观点继续说一下,因为从我们的角度来说,现阶段布局是物流和数据的融合,本质而言,数据现在到了可以被应用,同时可以被采集的阶段。因为是由阶段导致的结构,这种情况下,数据的价值对企业而言更有意义。
企业关心的核心问题是如何降本增效。数据可以被收集,能够在应用的阶段发挥实实在在的价值,比如说商品的优先度,有一些商品周转的频率比较高,在场外物流的协调上整体的优先级也会向上,整体企业的过程是可支配、可管理的。我们现在对它进行布局是分各个细分的步骤来进行,因为中国的物流市场规模非常大,不论是仓库还是其他物流阶段,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只要布局非常小的子分支,就可以获得非常大的回报。
谢璇:我讲一些微观的领域,其实我们快仓跟物流行业挺有渊源,我们就是以服务电商、物流行业起家,我们的A轮投资人有百世物流,我们有很多物流行业的案例,包括菜鸟网络、三通一达、邮政等。我们快仓提供的服务主要是机器人搬运,大家今天坐在这里比较舒适,很难想象仓库的环境是多么艰难、恶劣,冬天特别冷,夏天特别热。5-10年后,就轮到80后、90后在这样的环境里干搬运的工作,这是不现实的,因此我们希望用机器人来代替人工,为物流行业及其生态链赋能,帮助企业降本增效,通过降低劳动强度减少人员的流失。
向宇:第二个问题先把视角放至中国物流科技生态圈,各位怎么看中国目前的科技物流生态,与海外市场相比中国的生态有怎么样的特色?
汪涛:有一个很重要的事实,目前中国全社会的物流市场规模应该是世界第一,大概是15万亿的体量,我们在做物流行业的布局,我们始终认为要大水出大鱼,在大的市场里面,中国物流这个赛道领域一定会跑出几个世界级巨头,所以在科技场景这一块,我们认为中国的科技场景有几个特点。
第一个,新。随着中国电商的蓬勃发展,“双11”、“618”海量大数据以及物流的需求在全世界是前所未有,这是一个完全新的模式,对物流的知识体系、采集等等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第二个,大。中国的国土面积各种地貌都能覆盖,960万平方公里,我们认为物流的场景就是用户端、应用场景,仓储以及当中的联络线,这当中的覆盖的面,以及对物流的运输工具等等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包括能源的动力都提出了新的要求,在一些极端环境下,对运输工具有一些特别的要求,所以这个科技场景其实海外很多的国家是不具备的,中国的一个科技场景覆盖欧洲多个国家的科技应用场景的综合体,所以我觉得大是一个特点。
第三个,多。中国的人口14亿,中国的企业数量也多,这就意味着物流的需求是各个层面的,所以特别复杂。以电商为例,一个电商仓里面涵盖了N类的品类和科技场景的布局,国外很少,它相对单一一点。我先分享这么多。
周永钢:汪总讲了特别好的一面。第一个点,客户为科技付费的意愿,与客户对产品服务的定制化需求之间仍存在着矛盾,我们现在有时候经常会挑战自己的一个问题,我不要讲我的科技多厉害,因为在物流行业我们就是一个应用型的技术,不是把卫星送上天。这种情况下技术上的壁垒其实是很难建立的,如果你想建立起你的壁垒,能不能控足够多的货,用这些货去建立行业科技的标准,然后用运营形成你的壁垒,这个你必须要做的事情。我自己来看这件事既是机遇,又有很大挑战的部分。
宋宇:从投资机构来看物流,如果是聚焦仓类,中国和海外有非常明显的不同。核心就是价值问题,对于中国企业而言,供应链的体系非常完备,同时绝大多数仓内设备的核心零部件都可以做到国产替代,价格上与海外竞争对手相比,有非常大的竞争优势。
其次,中国核心算法的相关人员的基础是非常好的,不管是原来的第一波TMT的企业做的积累,还有后续的算法潮等等,对于标的公司来说,招募算法工程师有非常多的选择,相关人员的成熟度都能够非常便捷地对接我们的需求。
周总说到中国企业面临的定制问题,不愿意为科技付费的问题,这里面的付费链条有很多,对应各个环节其实有它所肩负的使命。对于集成商而言,是完成产品的实施,包括如何让客户来进行更高意愿的付费。对于产品方而言,是如何让产品更好用,如何让产品的标准化程度更高。
对于现阶段而言,各个角色其实都有潜在的标的,各司其职。对于我们而言,就是找到其中最具有投资价值的标的,投资还是为了赚钱,只是说现阶段我们的投资和具体产业的需求其实是密切相关。
我可以举个相对具体的案例,我们自己有上市公司,也有对应的产业线,我们在哈工智能运行过程中有非常多具体的业务,可以让汽车的主机厂做定制化的产线,包括生产环节也包括仓储一直到线边仓的环节。我们可以看到海外非常成熟的案例,德国宝马的案例已经做到了数字孪生,国内远远没有达到。相对于海外,我们实施相关的人员、产品以及价格具有非常大的优势,这些是海外所不具备的,也是我们构建能跟海外直接竞争的核心竞争力的一个环节。
向宇:宋总您谈到了国内需求替代的问题,简要说一下您现在发现哪些机遇有强替代的需求?
宋宇:各个行业都会发生,中国的电商也好,到后来的工业、医药,各个环节都有发生。现阶段而言,国内的机遇是在工业领域,整个工业的数据积累,过去是一个相对比较闲置、没有发挥任何价值的状态。现阶段整个工业的生产过程流程,其实能够达到非常好的提升效果,具体技术应用在各个环节的衔接,包括整体物流环节。
谢璇:我听了三位老师的介绍真是感同身受。中国的物流企业相对于国内而言是又大又多又难,客户不愿意买单,定制化程度高,人员的储备优于海外,这个是我们企业当前面临的现状,以及我们客户面临的现状。我们快仓起步于国内,服务于全球,国外市场我们这两年做了一些布局,我们发现了一个挺明显的问题,国外的物流机器人价格是国内的3-5倍,原因就是国外客户的要求不一样,可能要求我们的产品要用5-8年,他们愿意接受这个价格愿意去做自动化、智能化、数字化,他们的ROI可以算得过来。
国内为什么会这么便宜?第一是客户不愿意付那么多钱,第二是国内相对而言人工成本会低一些,第三是国内产品通常是3年就迭代了,用了3年发现我们的新产品比原来的产品性能飞速升级,又想换新产品了,大家的思路是不一样的。国内还受“618”“双11”大促的影响,我们的出货单量是平时单量的10倍,大家购物的时候要求2天就要收到货,我们机器人应对的效率比平时要高很多。国内走的这条路,在整个物流行业及其生态链中,我们没有作业可以抄,我们自己摸索着不断往前走,我们已经领先世界了。
向宇:接下来,各位所在的公司与生态和物流地产的开发商有哪些合作的机会?
周永钢:第一点,我的投资人里面有地产物流是有关系,一个是普洛斯,一个是招商局,他们为什么投壹站,除了业务上的考虑,还有产业上的协同,以及碰货。我一直说物流行业一定要碰货,很多的货在你的仓库里面,但是你并不知道订单的情况和最后把这个货交付给谁。
第二点,壹站有很强运营的基因,我们团队里面有做物流出身,对于未来去建立壁垒很重要的一点,大多数的物流地产公司是用资源驱动,现在大家往运营和服务商升级,这两点是壹站的价值。此外,我们拥有业务上的系统,包括互相客户渠道的导流。在供应链金融方面,物流也自带金融的属性。之前很多人就是提供了资金,没有抓手,不控货也不控订单,我觉得这个过程中出事是大概率。但是我们可以控住整个的链条,在合作的时候,帮助中小客户解决它的现金流的问题,就非常简单地顺理成章。
第三点,可以有一些股权方面的合作,大家可以从投资的角度一起来做这件事。
汪涛:物流地产是物流产业的一个环节,我们有很多点可以进行合作。比如说物流仓储运营的效率提升以及软件的设置。一村资本能切入到智能仓储装备,同时还有仓储和仓储之间运输工具。我们切入比较细的是运输工具的动力电,比如我们投资了宁德时代。智能仓储我们投了凯乐士,目前顺丰是它的第二大股东,上市的民营医疗的老大也是它的战略股东。中外运已经和这家企业对接,在仓储这一块,建了很多项目,其中有俄罗斯邮政过亿的订单。他们做了仓储之后有各种运营的数据,这一块对物流地产会有很高的一个附加值,大家是可以充分合作。做物流地产而言,仓的使用效率提升以及成本的控制是永恒的一个话题。通过智能装备的提升,在未来的信息社会,物流应该提升到基础设施的地位来定位,物流地产商是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这一块我觉得是很好的切入点。
同时在物流仓储这一块,我们和普罗斯有一些合作。目前ESG是越来越重要的一个衡量企业运营的指标,我们在能源大数据这一块和物流地产商有一些合作,这一点与主题稍微有些发散,回头大家可以再多多交流。
向宇:ESG对于我们来说也有一个发展的战略,我们为此也投入了非常多的资源。
宋宇:投资机构的观点类似刚才汪总的回复,我们更多是做投资布局,布局标的的呈现就是设备,或者以硬件为载体的放在物流地产之上的东西,所以我们跟物流地产的合作点更多是通过投资布局的企业如何提升物流地产企业运营过程中的坪效。物流地产提升坪效就扩展了地产商的边界。
第二块,纯业务上的合作,比如我们的上市公司跟嘉民碰撞出一些新颖的点。
谢璇:我们快仓和物流地产业有一些合作,合作的方向在业务层面比较多,可以帮物流地产商实现智能化、自动化、数字化,同时帮助我们的终端客户实现降本增效的目的。后期有可能会考虑一些股权方面的合作。
向宇:谢谢,非常期待,我们刚才也谈到了很多关于物流生态的问题,这个生态圈需要我们在座的共同努力,每个参与方都需要跟各方的互动。这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我们所在的公司将如何更好地推动这个生态?
谢璇:一如既往,我们的愿望是让每一个仓库和工厂跑满各种各样的机器人,当前20多种机型之后,我们还会不断地投入研发资源,不断迭代新的机器人,让机器人的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性价比更高,满足物流行业以及其它行业客户的需求,从而实现我们的伟大梦想——让人类不再搬运。
宋宇:我们认为整个的生态圈构建就是一个各司其职的环节,不管物流的地产商、设备方,还是投资方,各自之间的能力边界是有限的,对于大家认识到自己的能力边界,同时我们争取去打破它,把各个方的资源进行有效的衔接和形成一些生态化的反应,使物流地产不再是单纯的物流地产,可以发挥更多更大的价值。
汪涛:物流领域是一村重点关注的领域,我们主要选择投资一些能够借助资本的力量、提升整个物流行业运作效率的标的,从而帮助提升整个社会的运转效率。
周永钢:现在就是两个策略,第一个,找一个价值观跟你比较接近的巨头,跟它一起发展,它自己有一定的生态圈的资源,大家一起合作。
第二个,以壹站为例,我们每天在想:我们的客户经纪人是不是能够跟着我们赚钱?我的供应商是不是能够及时拿到我们的钱?我能不能帮助甲方客户省10%的成本?如此,我觉得这个公司就有价值。最终还是找一帮跟自己的价值观趋向比较近似的人,保持开放的心态,大家一起做事。

现在致电 0971-6681122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Top 回顶部